繁华背影后的精神传承

来源:常德日报 时间:2015-03-28 作者:

码头是水边专供泊船的地方,也意指依水而居因水而兴的城市。它是物资流转、人员流动的时代文明透视。沈从文的名篇《常德的船》中称常德是湘西的一个大码头,不仅是民间口耳相授的传说,更是方志史料上明确记载的事实。

 

现代化的盐关码头

由长江越湖来的,被唤做“大鳅鱼头”的“盐船”,不怕风浪、运粮食越湖而行的“乌江子”,富丽堂皇、气象不凡,可称为巨无霸的 “洪江油船”……在资讯尚不发达的年代,外地人了解常德,沈从文的名篇《常德的船》可算是一个重要途径。在沈先生笔下,这里是湘西一个大码头,是交换出口货与入口货的地方,各式各样的船载着各式各样的人、货来常德,盘活了一江水、一座城,让这个湘西北近代最大的商埠展现出多面的繁华市景,别具风情。

早春三月午后,记者驱车溯沅水而上,盐关码头跃入眼帘。水面三三两两停靠着满载的船只,挥舞着“铁臂”的塔吊,不时进出的货车,码头上算不得繁忙,但也不得清闲。

沿沅江驱车而行,从盐关码头出来,下游十几里处便是德山,德山曾名枉山,山下的枉水缓缓汇入沅江,交汇处有一片洲渚虽然不起眼却大有名头。相传,屈原被流放到洞庭湖滨时,曾在这里登船涉江。德山的老码头在一片绿柳桃红的春色映衬下,显得有些寂寞,成排的塔吊静静地伫立在沅江边,三两个工人地上闲坐着。

或许正处在枯水季节,或许是立体交通网的冲击,这样的情形,虽早在意料之中,但仍让记者有着些许的失落。持续了2000多年的水运繁荣,湘西北商都的依稀背影,德商昔日辉煌与德商精神的传承,在常德的发展历程上留下的深深印记令人感慨、发人深思……

物流通四海,财源聚千万

一江水成就一座城

常德城始建于公元前277年,下连洞庭湖,上接大湘西,素有“黔川咽喉,云贵门户”之称。常德古城,一直是军事家、政治家的必争之地。摊开常德的地形图,河湖密布,港汊纵横,发源于黔川的沅澧两水穿境而过,浩浩荡荡汇入洞庭直奔长江。船从常德出发,可到达洞庭湖和湘、资、沅、澧的各个口岸,甚至出长江而到大海。

常德城,因水而兴。

常德的水运第一次在历史舞台中扮演主角,是在东汉末期。公元208年,刘备取江南四郡(长沙、武陵、零陵、桂阳),长沙、桂阳、零陵三郡的税收、军用物资通过湘江转沅水,运抵常德,常德成为重要的军资供应基地,时间长达10多年。常德城围绕军事需求而萌生的商贾活动就此兴起。

与单纯的军事要塞不同,常德地区在历史上一直担任着长江中下游与大西南沟通的经济枢纽的重要角色。目前可见最早的“沅”字记载是1957年安徽寿县发现的“鄂君启节”,楚怀王发给其弟鄂君启的通关运输免税凭证,上面明确将沅水列为其商船免税的航道之一。自此以降,“五省通衢”的常德,能上溯黔东,下达苏皖,直接承运湘鄂川黔桂物流,带活了沅水流域中上游浦市、辰溪、洪江、铜仁等大小码头经济,开启了常德大码头的风流时代。

唐代诗人刘禹锡流放常德时所作的《采菱行》:“……家家竹楼临广陌,下有连樯多估客。携觞荐芰夜经过,醉踏大堤相应歌……”描述了当年常德城土堤沿岸商铺云集,河下的客船接连不断,商人做完生意后把酒言欢到深夜,在大堤上高歌的场景。

明《嘉靖常德府志》记载:“大江啮城,舳舻帆辑,时相上下,商贾聚,百货辏集。人语欢声,辄喧午夜……黔、蜀、闽、广、江、浙、陕、豫之商毕集。”这段话描述了当时常德沅江沿岸船只密密麻麻,运送各种货物的船只、来自各地的商人都聚集于此,喧嚣到午夜的繁华场景。

清嘉庆《常德府志》记载,常德水域“大艑小艇聚城旁,上溯黔阳下武昌。”常德水运在清朝中后期达到鼎盛,这也直接成就了常德商贸交易的一段历史鼎盛时期。发沅江上游及黔川境内的桐油、木材、山货土产等均水运至常德,再转口贸易远销国内外。清朝末年,澧水的水运地位也逐渐突显,津市凭借着优良的交通优势发展成湘鄂边境和九澧流域的中心商埠,随商业需求形成的手工加工业也日渐兴起。“湖南的津市,湖北的沙市”并称商埠双雄,声名远播。

沈先生在《常德的船》中描述:“全市人口过十万,街道延长近十里,一个过路人到了这个城市中时,便会明白这个湘西的咽喉,真如所传闻,地方并不小。”当时的常德,仅桐油一项,年购销量约在30至40万担之间,常德城成为全国第二大桐油集散中心。据1907年统计记载:常德当年销往云、贵、川等地的棉花约10万担、土布约100万匹、麻160万斤。常德城沿江各码头日夜忙于装船、卸货,灯火通明。距常德县城约15公里的桃源陬市,地处沅水弧弯顶端,为沅水流域的木材集散中心和全省最大的木材交易市场。

盘点当年常德城区的码头,由西至东,即由沅江上游至下游的码头主要有菜码头、落路口码头、潘家码头、福利码头、石家码头、杨泗庙码头、官码头(大西门码头)、大江渡(上南门码头)、大码头(下南门码头)、小码头、木码头、驿码头、仁智桥码头、姜码头、三官殿码头、太古码头、沅竹码头、油纸码头、杨家码头(水巷口码头)、水府庙码头、打鼓巷码头、陡码头和盐关码头等约20余座。

与众多码头一同繁荣的,是城内的“外三街”和“内三街”。

“外三街”是与码头连通的一条长约三五里的沿河长街。这条河街分为大河街、小河街、麻阳街三段。河街上有客栈,有(棉)花纱行,有油行,有卖船上铁锚铁链的大铺子,有税局,有各种会馆与行庄。“内三街”是大庆街、常青街、大西街,街上商铺林业,零售为主,批零兼营,百货居全。说常德一城繁华齐聚这两个“三街”也不为过,长期研究本土文化、已是古稀之年的民俗专家傅启芳老先生回忆:“当时外三街的商品流转额占常德全城的50%,内三街的商品流转额,常青街占据了50%。”

时至今日,高速公路、铁路、机场等更为快捷的交通平台呈现在人们眼前时,水运虽显没落了,但常德人却并未让一江沅水空守寂寞。这座城市依然选择将她的繁华交付与沅水同享:

沅水两岸,楼盘林立,临水而居、俯瞰江水的楼层价格最贵,却也最受买家欢迎;

当年流金淌银的“内三街”和“外三街”,已成为常德城内最热闹的商业中心——人民路区域,财富之地沿着沅水延伸;

诗墙公园与沅水相望相守。被誉为世界上最长的诗、书、画、刻艺术墙,获得“吉尼斯之最”的诗墙,成为沅水河畔独特的人文景观,春日阳光下,樱花初绽,游人如织……

德行天下,和成商道

动荡岁月中凝炼而成的德商精神

董仲舒在第一次确立儒学统治地位的“善卷德积而名显”崇奉中,确立了善德儒商的人文精神。朱熹在第二次儒学改造尊崇善卷中,进一步确立了善德儒商爱国爱民、兼容、开放和人性、人本、人道、人和的人文特征,晋商、徽商是这样,湘商、德商也是这样。所谓“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谓《易》”,生成之道的哲学准则,也是商道生存发展的准则。

“常德是善德文化发源地,德商精神是对常德精神和儒商精神的继承和发展。”多年前,湖南文理学院教授、著名历史文化研究专家韩隆福曾向记者道出了德商精神的历史源头。

淳厚的善德文化,孕育、影响了常德的大商巨贾。德行天下,和成商道,是常德商人对“善德文化”的继承和发扬,也是德商精神的精髓。回顾历史,人们总结出,德商之“德”主要表现在:爱国爱乡、诚实守信的优良品德;求利重义、扶贫帮困的高尚情操;团结协作、同甘共苦的和谐精神;敢为人先、不断进取的创新意识;不畏艰辛、吃苦耐劳的实干作风。

而这些精神,在常德近代商业发展史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外国列强入侵中国后,实施商品输入,倾销本国工业产品,如石油系列产品,肥田粉,香烟、绸布等。大量廉价收购农副土特产品等原材料,如桐油、生漆、药材、五倍子等,当时仅由外国洋行收购出口的土特产贸易金额就高达数千万银元,一时间各类外国洋行纷纷建立,仅常德城就有日本、英国、美国、德国、法国等19家洋行。列强资本入侵的严重威胁,也促使常德商绅自发筹集资金,与之抗衡。1906年,常德商人成立常德商务总会,调节本地帮派、行业之间的内耗,力图发展本地民族工商业以抵制洋货的倾销。到1915年,仅安乡、桃源、临澧、慈利4县商会会员就达983个,到1917年又猛至1499个。1911年,常德总商会入会商号已达951个。

1905年,武陵县牛鼻滩创建吉泰诚锅厂,职工达40余人,年产铁锅1.92万口,畅销省内外。全区规模较大的染坊达8家。

1912年,因外国缝纫机大量输入中国,只适用机制棉线,常德城内创办“刘义茂线店”,生产蚕丝制线和机制棉线,不仅满足本地需求且畅销湘西数十县和黔北、黔东、川南。

到1915年,全区已有织布、针织、制线、制伞、制革等手工业工场和企业40余家。商业更趋兴旺,常德城仅经营药材、山货等地土特产的牙行就达300多家,并且出现一些商贾大户,如经营土白布发家的商家“李亨泰”、“蒋万兴”等都拥有数十万银元的资金,还有号称棉纱大王的“戴荣庆”纱号,积累百万资财的“谦记绸布号”等。“生生堂的膏药云霞阁的烟,打金铺的金箔刘义茂的线;沈大同的胡琴拉得咯咯响,李公道的刀剪铁都剪得断。”这首曾在常德城内流传的民谣,至今仍是一些老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历来是常德商业的优良传统,常德的不少老字号就是依靠诚信二字铸就了金字招牌,得以长久保留。

湘西北药王胡祥阶,在经营老吉春堂药店时,秉持“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行规,以药品质优为第一,以治病救人为原则,因而“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省物力。”用现今的话来概括,即是“诚信”二字。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店训,吉春堂成为了执掌常德乃至湘西北药业经营之牛耳者,老板胡祥阶也获得“朱砂大王”的称号,创立了远销天津、上海、广州、香港等地的名牌朱砂。解放前,常德因水灾爆发瘟疫时,他请药剂师精心配制创新了“防疫丹”,派店员深入灾区免费发放,有效抵制了日本“仁丹”在常德的倾销。

生生堂是一家老字号,店址坐落在鸡鹅巷口南侧,经营“膏丹丸散”之首的膏药。店主姓陈,按祖传秘方,精制膏药,品种有白膏药、黑膏药、狗皮膏药。前两种治疗疮节具有特效,可谓药到病除,后一种治疗风湿关节炎及肌骨挫伤,也可谓“一贴灵”。该店还在黑白膏药的基础上研制出一种治疗性病恶疮的膏药,每有来购者,店主拿出一密封瓷瓶,在每张膏药上当面点上适量特效粉剂,患者贴上三五片,肿烂即可消除。

常德会战后,日军侵略的铁蹄将常德城变成一片焦土,不少老字号的商铺都毁于炮火之中,但常德商界对德商精神的传承和坚守从未间断。

2007年,本报发起“常德德商商有德”德商文化现象大讨论,响亮地提出了“德商”这一名称和概念,引发社会各界热议。此时德商的含义,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地域界限。在当今社会,德商之德,不仅是常德商人的文化支撑,更是天下商人应该共同遵守和追求的道德标准。在探寻德商精神本质中,常德人对“德商”的内涵逐渐形成共识:一个合格的德商,首先应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勇于创业,拼搏进取,力求上进,渴望成功。然后要视野开阔,求异创新,精明能干,了解社会潮流,有丰富健康的内心世界,有较高层次的精神追求。还要忠诚信义,心怀高远,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以一颗感恩之心回报社会,扶贫济困,关爱社会弱势群体,始终追求德行天下、和成商道的境界。

扬帆起航,破浪前行

泛湘西北区域中心城市正在崛起

花开花落,岁序更替。曾经的常德大码头因为交通格局的变更面临着被边缘化的现实。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对航道整治和建设很重视,到上世纪80年代末,全市有航道里程2036公里,港口码头36个,船舶修造厂13家,船舶运力达到近20万吨。但这一期间,公路、铁路里程大幅增加,各航道却因防洪需要被截断或堵塞,辉煌千年的水运在人类交通方式的改变中逐渐沦为次席。至上世纪90年代,我市国有水运企业和船舶修造企业相继破产改制,虽有民营企业兴起,但规模小、从业人员少,运力徘徊不前。相当长的时间里,常德水域80%的航道上只见水难见船。至此,水运,彻底衰落。

但常德从未停止找回昔日辉煌的脚步。

1998年,常德的火车站第一次有火车驶过沅江码头。1999年底,第一条高速公路常长高速越过沅水。此后10余年,桃花源机场复航。2012年,盐关码头开通与上海直达航线,成为我省继长沙霞凝港、岳阳城陵矶港之后又一个可直航上海的出海港口,去年,国家二类口岸获批建设,预计在今年内有望建成投入使用,将为湘西北地区乃至湖南外向型经济和国际物流发展带来重大机遇。岳常高速建成通车,结束了我市与岳阳市不通高速的历史,实现了我市与省内周边城市高速公路的全部连接;与此同时,东常高速也完成了主体工程,安慈高速立项获批。此外,德山港区等8个千吨级码头获批立项;以带动县域经济发展为目标的“沅澧快速干线”也即将呼之欲出……

常德,给起源于水运的码头赋予了更深厚的内涵,逐步找回了曾经“五省通衢”感觉,全国60个交通枢纽城市之一的架势渐次拉开。随着这些大型交通项目的上马、完工,可以预见,我市的交通运输环境将进一步改善。

但现今城市的发展已不仅仅只是交通的问题。从数据上看,2012年湘鄂川黔渝5省市交界区域各市州地区生产总值排名,常德以2038亿元,居于张家界、怀化、自治州及四川广安、达州与湖北恩施、贵州铜仁、重庆巴东山区之首。从区域板块看,常德可以填补长株潭城市群、武汉城市群、贵阳城市群、重庆城市群所形成的“空洞”,其作为区域支撑点的影响和辐射作用不可低估。令人欣喜的是,目前国家优化区域发展布局,正在构建长江经济带和长江中下游城市群,常德正处在“一带一群”重要“过渡带”和“结合部”,这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决不能错过。

在这种背景下,新一届市委、市政府把常德的城市发展目标定为“泛湘西北现代化区域中心城市”,提出“新常德新创业”,并把“三改四化”列为“新常德新创业”开篇之作。决策者们认为,只有进一步改善城市居住环境,才能提升城市吸纳承载能力,对周边区域产生强大聚集力、辐射力、带动力。

昔日沈老先生笔下的湘西大码头,吹响了再度崛起的冲锋号。

今年“两会”期间,市委书记王群接受人民日报旗下的《民生周刊》记者专访时,欣然写下了“诗墙品武陵,德眼看天下;花堤观沅水,阳山沐晚霞;漫步桃花源,怀古孤峰塔;泛舟朗州城,举杯邀司马。”的诗篇,王群用这首诗来描绘常德未来可期可盼的美好前景。

一个注入了现代化元素、魅力十足的新常德、新口岸正款款走来,风情万种、生机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