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 价(小说)
来源:尚一网 时间:2015-06-09 作者:安乡作协 王元章

县环保局座落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这座八十年代的老房子,陈旧不堪。苏伟从科员干到副局长的位置,在这里熬了近三十年,每次走进单位,他都有种强烈的自卑感。在这个清水衙门里,毫无油水可捞,他觉得很憋屈。 

过去几十年,单伟感到环保是一个被边缘化了的部门,像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去政府开个会,也总被安排在不不起眼的角落。随着近年来政府对环保的重视,特别是今年新环保法的实施,环保局的地位陡然提升。在全县经济工作会议时,提到环保,分管工业的周县长幽默地说,经济的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我们的环保部门,统领海陆空,管辖天地人,权力是至高无上的。周县长的这番话,在苏伟听来,就像佩在自己身上的一把尚方宝剑,让他感觉终于熬出了头,可以扬眉吐气了。

金源化工厂的胡老板与苏伟是牌友酒友。这天,胡老板给苏伟出难题了,他说要搞个排污许可证。按规定,所有新办的企业,必须要搞好环评,颁发排污许可证后,才能投产,已经投产还没有搞环评的企业,要限期搞好环评。金源化工厂投产快三年了,环评工作还没有动静。苏伟说:“没搞环评,给你搞排污许可证,那可是要掉乌纱帽的,这个代价,我付不起啊……”苏伟的话还没有说完,胡老板塞过来一个鼓鼓的牛皮信封,说:“老兄啊,银行一千万贷款手续,就差你环保衙门的这个证了,没有这个证,就是皇亲国戚,银行都不贷给你,银行不放贷,我厂子的资金链就会断裂,全厂两百多工人就会失业,这也是周县长不愿看到的,老兄啊,于公于私,你都要把这个事搞好的!”

不管胡老板的资金链是否断裂,苏伟很清楚,这个忙,是帮不得的。但原则在利益面前,有时往往不堪一击。鼓鼓的牛皮信封对苏伟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他看着胡老板将这个沉甸甸的信封塞进自己的公文包里,拉好拉链,拍了两下。在这几秒钟的时间,苏伟感觉特别漫长,几次想阻止,但是手却像被人捆住了,无法动弹一下。

 “银行的人不会到厂里实地考查吧?”苏伟有些担心。

“老兄,这个你大可放心,张行长是我老友,他们绝对不会来的,要来,也只是来吃个饭,打个牌。”胡老板拍着胸脯说。

苏伟提着沉重的公文包,从胡老板豪华的奥迪轿车里走下来,走进环保局大院,心有些虚。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快步走到自己办公室,掩好门,打开牛皮大信封一看,齐整整的十扎钞票!这是他参加环保工作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以前也有人求过他,但那也只是喝喝酒吃吃饭送点小钱而已,不痛不痒的。像胡老板这么大手笔的,还是头一次。

苏伟盯着装有牛皮信封的公文包,想着刚才在胡老板车里的一幕,总感觉心里不踏实,有些害怕。收了胡老板的钱,就要给他违法办证。以权谋私,巨额受贿,一旦查出,他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转念一想,以自己和胡老板的交情,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再说这钱又不是银行转账,没有任何凭据,这事只有天知地知他知我知,致于那个排污许可证,他迟早是要搞环评的,等他搞了环评,这个证也就合法了。一个小小的县建设局局长都可以贪污两千万,区区十万,还是朋友送的,就让堂堂环保局副局长心惊胆战了?这个世界,就像当下的中国股市,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苏伟啊苏伟,你他妈的真的太不像个男人了!

这样想着,苏伟终于静下心来,不再害怕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在为金源化工厂出具排污许可证之后不久的一个星期天,苏伟正在沐足城洗脚,手机惊天动地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抓起来一看,是顶头上司马局长打来的,马局长的语气很沉重,说银行新来的颜行长为放贷的事,专门组织人马去金源化工厂实地考查,发现该厂没有任何排污设施,污水横流,而县环保局却为其颁发了排污许可证,请他马上去局里一下……

苏副局长还没听完,就一下子瘫软在洗脚城舒适的椅子上了,他知道这下可摊上大事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