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那些年我们的高考:上世纪60年代考场泼井水降温
来源: 时间:2015-06-23 16:05 星期二 作者:

高考自1952年开始实行,1965年取消,1977年恢复并延续至今。对于经历过高考的人来说,高考已经永久地在他们心中打上烙印,它是人生中一个重要符号。如今,改变人生命运,已不再只有高考这一座独木桥,成才方式早已多样化。在2014年高考来临之际,本报试图通过不同年代考生的追忆,展现那些年代的高考。我们也祝愿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们轻松应考。

2006年6月8日,郧阳中学高三考生庆祝顺利完成高考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方元 章新俊 图/记者 张建波

【上世纪60年代高考】

考场泼井水降温

胡庭礼(市环保局退休干部)1960年在郧县参加高考。

当年他一进考场,看到桌子都是翻斗桌,听到考试铃敲响,大家一起翻开盖子,拿出放在里面的试卷开始答题。考试科目有语文、数学、外语、政治、物理和化学,他记得当时外语考的是俄语。高考那几天,低年级的同学做服务,每天打来清凉的井水,将考场浇湿降温。

那时候赶上自然灾害,生活困难,大家都吃不饱,在校学生吃食堂,4个人一盆菜,用脸盆装着,主要是大白菜和南瓜。因为参加高考,学校特殊照顾,最后一年给每个考生还加了菜。考生在教室打通铺睡觉,就是把凳子拼在一起,上面放上床板,铺上被子,条件非常简陋。

考上大学就能找到工作

康生(化名,郧西县卫生系统退休职工)1964年在郧西县参加高考。

71岁高龄的他仍记得当年高考的事情。就在几天前,他还跟高中的同学们聚会,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当年郧西县城只有一所高中,从高一的8个班到高三精简到只剩他们一个班,共42人,考试时只去了40人,2人因病缺考。

那时候,老百姓日子过得很苦,90%的同学家里都很穷,大家都处于半饥饿状态。“我的口粮是每月27斤,后来还降到21斤,根本吃不饱,整天吃苞谷糁。居民一个月才供应半斤肉,很多考生在高考之前那段时间,连肉都吃不上。”康生回忆说。

尽管吃不饱,但在学校,还是可以专心学习的。星期天放假,他回到家要帮忙干活,“家里没有柴烧,又买不起,我就走30多里路上山打柴。早上天不亮出门,晚上摸黑才回来,一天能打六七十斤干柴。”

那时,所有考生都希望通过高考改变人生命运。考生一旦考上大学,就意味着将来国家能为他分配工作,吃上商品粮。而落榜生的命运就是知识青年下乡,插队到农户家中,相比之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多数家庭对高考还是相当重视的,我家也一样,虽说重视,却实在拿不出一点儿物资对我特殊照顾。父母整日种地,连他们都吃不饱,也顾不上特别关心我们。”康生说。

“对于高考,我的压力其实并不大,因为当时录取比例相当小,全国不超过5%。那个年代高考的政审非常严格,是否录取,并不是光看成绩,有时家庭出身更重要。我们班上有3名同学考上大学,他们的成绩不错,出身都是贫下中农,而平时成绩拔尖的几名同学却没有被录取,原因和他们的家庭成分是富农、地主有着直接关系。当时,成绩不公开,也不让查询,通知你了就是考上了,没接到通知,就是落榜。”康生说。

稀饭里没有几粒米

王华(化名,郧县某局退休职工)1964年在郧县参加高考。

在王华的记忆中,高考和当兵是当时青年的两大出路,通过高考上大学分配工作则是最优的选择。

“备考的那段日子,稀饭完全是稀汤,没有几粒米,吃的时候,里面能照到人的影子,看着就像两个人在喝,所以又有‘两个人抢着喝’的说法。”王华说。

他还记得,那时的高考政审非常严格,如果家庭成分不好,能考上大学非常难。

【1977年高考】

2000多人在食堂复习

张海鹰(市图书馆少儿部主任)和姐姐张海燕(市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1977年在十堰参加高考。

1977年恢复高考,当时这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张海鹰当年7月在市一中读完高二,是77级毕业生。而姐姐是75级毕业生,已经下乡劳动两年。

因为赶上留城的政策,张海鹰没有下乡劳动。接到可以参加高考的通知,张海鹰的姐姐从白浪乡下赶回家。考试时间是当年的12月份,只剩下不到3个月的复习时间,张海鹰和姐姐将买来和借来的资料铺了一屋子,两个人不分昼夜地拼命复习。

学校还组织学生集中复习,编印复习资料,当时因为白纸很紧缺,印刷厂将印发传单的绿色和粉色纸张全都派上用场。复习地点除了市一中,还有市革委会食堂等地。市革委会的食堂很大,可容纳2000多名学生,其中多数是往届高中毕业生。考生里年龄大的有三四十岁,小的只有十六七岁。

“我记得当年的作文题是《学习雷锋的故事》,审题的重点是‘学习雷锋做好事’的过程,应该写一篇记叙文,而不是写雷锋的故事,也不是对雷锋的故事发表议论。但考试一结束,发现很多人都写成了读后感。”张海鹰说。

那一年张海燕考上大学,喜报贴到五堰百货公司(现五堰商场)的墙上,看到的熟人奔走相告,那份喜悦让姐弟俩至今难以忘记。

白天劳动,晚上点油灯复习

朱太林(市十三中英语高级教师)1977年在郧县参加高考。

他记得,恢复高考前,国家实行的是推荐上大学。1976年7月,高中毕业后在村里劳动了一年的他,终于盼到村里有一个推荐上大学的名额,但在村里召开的推荐会上,却没有提到他的名字,意气用事的他为此当场发问顶撞了领导,领导发了狠话,说他一辈子别想出去。

1977年10月中旬,他在广播中听到“大学招生,废除推荐制度,恢复考试制度,择优录取”的新闻后,兴奋不已。公社来宣布报考的消息时,他第一个报了名。随后,他立即着手借书,买复习资料,他白天照常参加生产劳动,夜晚点起油灯复习。

考试那几天,他从家徒步走20多里山路,花一两个小时赶到学校去考试,“正是高考让我走出农村进了城,改变了我的一生。”

有的考生已结婚生子

陈绪平(郧西县移民局干部)1977年在郧西县参加高考。

陈绪平告诉记者,当时考场上最大的考生25岁左右,最小的18岁,应届考生比往届的少。因高考停考了十几年,不少“老三届”(1966年至1968年的毕业生)考生,都已结婚生子。

那时候书本非常薄,两本书还没有一指厚。记得当时复习挺辛苦的,他白天要坚持劳动,只有晚上抽出时间复习。

陈绪平的父亲陈世华当年是县教委分管招生工作人员,他回忆当时的考试相当严格,一个考场两个人监考,还有巡视人员。因为当时人手不足,县里抽调了一些局级机关的局长、副局长等领导干部来监考。

“印象中,当时录取的分数也很低,几门成绩加起来超过125分就能被录取。”陈绪平说。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Copyright © 2015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社   邮编:415000   邮箱:cdyee@vip.163.com
湘ICP备06006364号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