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人家——经管学院“三下乡”服务队廖林娜
来源:尚一网 时间:2015-08-10 17:14 星期一 作者:

    夏日山里的太阳苏醒的特别的早,庄稼人始终都在追逐着太阳的脚步,甚至赶在太阳之前。早上六点起床打开房间后窗便看到有人在山间土地劳作了。下来草草的吃完早饭就开始了我们今天的走访之行。

    那陡峭崎岖的山路还没走二十分钟就开始觉得吃力了,路上的石头很多,走着走着一不留神就得滑一跤。来到的第一户人家有两条狗,隔着老远就听到狗叫,或是狗很少看到这么多的陌生人吧,一看到我们就气汹汹的叫着往上扑,还是邓老师捡几块石头吓唬才把狗赶走。

    大叔姓谢,大约四五十岁,家中有两个小孩,女儿已经外嫁到河南,儿子和我们差不多年龄,在家里待着,男生看到我们来了很主动的给我们搬椅子,本来还想跟他交流交流的毕竟是同年龄阶段可能更好的交谈,但男生搬完椅子就不见了,大概是看到这么多人有些羞涩便走开了吧。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跟大叔交流,看着邓老师自然的和村民扯家常好一会才开始慢慢的发问。最想知道的就是在这大山里村民的收入和来源,因为儿子没有读书又还小,女儿也嫁出去了 也只能靠自己外出打零工,刚好这几天就打算出去了,今年家里的茶叶和玉米的收成都不是很好,茶叶卖不起价钱,玉米地之前种过烟叶导致今年的玉米都死了。之前种烟叶,也有两三万多的收入,只是土地不能一直种,大概烟叶便是这贫瘠土地里最肥沃的希望吧,至少于大京竹的村民是这样的。

    大叔家的房子是一九九二年修的,这么偏远的大山里,建筑材料的运输是最大的一个问题,问到他们当初是怎么把东西运上来时大叔情绪激动的说:“那可是人力用背一块一块的背上来的啊,光是这些砖头就背了一个多月。”这只是砖头还没有算上水泥等其他物资。房子是庄稼人的脸面,是在外劳作一天回来的温暖休憩点,修一个房子几乎要祖儿孙三辈的努力,即使用背用双手用最原始最辛劳的方法他们也要把房子修好。上山的时候就在想村民为什么要一直坚守在大山里而不搬出来,所以就特意问了大叔想不想搬到山下,大叔笑意盈盈的说:“想啊,肯定想啊,可搬下去要好多钱啊,没钱搬呐。”对啊,可是没有钱啊,这个简单而又艰难无比的理由却束缚了世世代代那么多人啊,任世间如何繁华发展,这山里的老人也只能守着他们的大山。

    正在聊的时候,隔壁的一位老爷爷走了过来,长年的田间劳作让爷爷的上半身躯几乎与地面平行,爷爷说他从十一岁就开始下地了到现在八十多岁了还是自己下地,还养了两头猪。把椅子让给爷爷时他硬生生的直接拒绝了只是笑着说:“你坐你坐。”当中有一个细节就是当爷爷坐下时又腾的站起来给男生们装烟说:“大家伙别嫌弃,我老了没钱,也买不到什么好烟,就只能给大家抽这样的。”没有一点点修饰与虚伪,那么的真诚实在,生怕自己表达的不到位让大家误会了他的心意。庄稼人特有的实诚让人卸去了所有的尘世喧嚣浮夸,就想实实在在的,就想踏踏实实的,就如手里握着锄头,脚下踩着泥土一般。

    在爷爷的热情邀请下我们去了他家,奶奶看到我们也很热情的出来迎接,因为患有心脏病,说几句就开始大口的喘气。走到奶奶家里的厨房,里面有一个柴火灶,也有一个小小的燃气灶,只是落满了灰尘,柴火灶上正冒着热气,忍不住好奇心想看看煮的什么菜便偷偷的掀开了锅盖,让人一征里面并没有什么菜就只是菜汤泡饭热着。奶奶也走了进来,看我在锅前就一个劲问我吃饭了没,要我一起吃。那时是十点多,并不是饭点而奶奶就已煮好了饭菜招呼要我们吃饭,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大多一天只吃两餐,早上十点左右一顿,下午四五点再吃一顿。又跟奶奶聊了一会叮嘱她注意液化气罐不要有火靠近,用了记得关了,奶奶说自己不会用液化气,只是女儿回家她们自己用用。女儿也只有过年时会回来,又说到自己腋窝下长了个脓包,每天痛得厉害。我说那去医院看看啊,老人说已经去镇里看了但医生也治不好,只能任由它痛着了。我说那就得去常德市里看啊,老人似乎更加无奈了说:“老了啊 ,不能搭车,一坐车就吐,怕是没到市里就去了半条老命呐。”那么无奈的口气,想想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本来身体就不好,脓包并不是大病却折磨得人夜夜无法安眠,辛苦了一辈子的人啊,最后而又只能忍着病痛来度过这余生。奶奶并不知道我心里的波澜又很亲切的问我是哪里人,还没把娄底那两个字说出来想到这些莫名其妙的就忍不住鼻头泛酸跑了出去。

    我不知道一向大大咧咧的我怎么突然就那么触动了,我也从没想过有天在这大山深处会因为一个从不相识的老人而泪流不止,这一刻思绪万千五味陈杂却又似乎毫无头绪只是难过,老人什么也没说,却比说什么都要句句击心。这大山里的人家啊,于生活的苦没有过多的抱怨,她们只想要种好庄稼,过活日子,这大山里的人家质朴的让人觉得所有的浮躁伪装都无地自容,多么的感谢这大山人家给我这一份触动。在走之前大家和爷爷奶奶留了一张合照,也特意给爷爷奶奶两个人单独合照了一张,在那个没有相机没有结婚照的年代,或许这就是她们这辈子里照过的最认真的唯一的一张合照了吧。

    照片里老式堂屋门前有两把小木椅子,椅子上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望着前方的大山用尽全力挺直着佝偻的身躯。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Copyright © 2015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社   邮编:415000   邮箱:cdyee@vip.163.com
湘ICP备06006364号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