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乡”体会——湖南文理学院经管学院史训华
来源:尚一网 时间:2015-08-10 17:15 星期一 作者:

    第二天

    在壶瓶山镇的壶瓶山宾馆安顿休息一晚后,在2015年7月13日上午9点包车前往本次的扶贫点村——大京竹村。欧书记为每一位队员配了一顶草帽来抵挡烈日。当天的天气炎热,草帽成为这次下乡实践活动的必需品。

    在前往点村的途中,司机突然停车,须我们步行前进。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往前步行的过程中,发现前方有许多村民在等待着什么。在打听之后得知前方有施工队在山体上安放了炸药,需要炸山修路。在等待十几分钟后,只听前方一声巨响,一股烟尘飞起,炸山工作完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现场版的炸山场景。两山青翠,多为石山,炸山加宽路面,有有利也有不利的地方。有利的方面:“要想富,先修路”,加快山中村组的发展,修通加固盘山同村道路十分有必要。不利的方面:爆破山体对山体结构构造有很大的影响,会加快山体滑坡、岩层断裂等地质灾害。在烟尘散去后,再远处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得到通知,允许通过。队员们在烈日下,双手提满衣物、生活用品等必需品前进。但是大家前进了大几十米后,前方又不能通行了,考虑到人身安全问题,所有人又返回先前等待的地方,继续等待。在原地,大家蔽日嬉闹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大家再次得到可以前行的通知。大家提着物品在极其不平整的路上前行。在先前炸山所造成的碎石堆上爬越时,大家是心惊胆战的,左边是有碎石的山体,大块的岩体似落非落;右边是深深的山崖,有湍急的河水在流淌。不管是左侧的落石,还是右侧的急流,都在威胁我们的生命。在大家的相互提醒、牵扶下,大家顺利通过了这个随时带着危险的石堆。我们再次坐上了班车,颠簸前行,行驶一段距离后,我们又须下车步行,前方又有炸山留下的碎石堆。大家这次的爬越,相比前一个碎石堆,坡更陡。在爬至一半时,山上有碎石落下,大家惊呼,第一次感受与坠落山崖的距离有那么近。经过第二个碎石堆后,我们第三次坐上班车前往点村。

    班车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行驶。这里的盘山公路不比天门山的盘山公路。天门山盘山公路权威混凝土硬化路面,而此处的盘山公路是路面破损坑洼的碎石路面,车辆驶过,扬尘十分严重,行驶的危险程度大大上升。在大京竹的一处进村口,班车停了下来,进村口有一座吊桥,为铁索木板结构,行走在上面晃动十分严重,木板稀疏,还有腐朽破损之处。这座桥有很久的历史了,如果换成钢架结构桥,可以大大缩短进村时间,至少可以缩短半个小时以上。吊桥下的急流,可以让坠落物瞬间消失。吊桥的改造是大京竹村今后必须提上议程的基础项目。

    班车在盘山公路上继续颠簸前行。路面坑洼且窄,只可单向行车,左侧是石山,右侧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车辆只要向右侧稍微偏移,是走是落?心惊胆战。险峻的悬崖,是你我等人何曾想到过?悬崖在许多地方都有,但是大京竹的悬崖有它自己的韵味。毕竟是我们亲身经历的惊险,心脏的跳动不再寻常。悬崖边的盘山公路,是一条山民出山与外界交流联系的重要通道,一条发家致富的“丝绸之路”。在盘山公路的最窄处,车轮与路面最边缘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那种惊险并不是我们曾想到过的。在悬崖边颠簸,总感到生命在上天的手中把玩着。是起是落,只等他的一次不经意放手,我们便将长眠在大京竹的青山险崖之中,见证大京竹的发展。这种简易的公路应该整修,第一,可以对生命有些许保障;第二,车辆的通行更加方便快捷,利于进出大山。但是,在此修路的成本与技术要求较高。资金肯定有一个巨大的缺口,这是这个贫困村发展的最大障碍,是村委干部们奋斗的方向,同时也是扶贫单位和政府应该解决的一个重大的民生惠民工程。

    在惊心动魄的颠簸之后,我们到达据点,午餐的菜品很有大山的特色。腊肉,这是山里人储存时间最长的肉类;土豆,在大京竹地区的主要粮食作物之一,这符合大山无法保持水土的实情。在稍作休息之后,在村委干部的带领下,我们开始了第一次的走访工作。

    在崎岖的山路上,起落坡陡,山坡上中了大面积的茶叶与玉米。在山坡上建起了许多蓄水池,这是烟草公司的一项重大的惠民扶贫工程,应该能解决全村大部分人的饮水问题。走访的第一户人家,一座红砖房修建在半山腰,很是破旧,窗户上的玻璃已不再,冬天的寒风怎么办?这家有4口人,夫妻两人和他们的儿子与80多岁的老母亲。在与其聊天中得知了一些关于他们家庭的情况。女主人患有内风湿性关节炎,看到她散乱的头发,感到岁月在洗刷着她的一生。家中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是儿子在外打工所得,丈夫在镇上打零工,年收入与开支并不能很好的符合。女主人看到这么多人到访,笑容满面,很乐意的将我们所问的问题给予一一答复。问及到对村干部的看法时,她表示还是比较满意的。当问到日常用品购买方便还是不方便时,她表示出去一趟不是很方便,一天只有一趟班车进出大京竹,有时在镇上耽搁时间长一点的话,就赶不上班车,只得在镇上留宿一晚。很是希望改善交通问题,将进村的吊桥修成钢架桥。女主人的希望也正是大京竹目前需要改善的主要问题,是人民群众对村委会和烟草公司的渴求。

    离开第一户后,我们随山往上行走,在陡坡上爬行,山坡上种植了成片的烟叶。我们队伍中大多人这是第一次看到种植在地里的烟叶,大多数人只看过香烟中的烟丝,没有看到过烟叶。我们来到了一烟叶种植户家中,与主人攀谈起来,在交谈中得知该种植户种植了8亩烟叶。在其种植田中,王书记发现有的植苗没有很好的处理,没有将最底端的黄叶与朽叶拔去,就对种植户进行询问,是不是没有技术人员来指导。其答道,还来不及除叶,技术人员来的次数与频率较少。从中看来,技术下乡,上门指导工作做的还不是很到位,烟草公司应该加大技术指导,将科技带进农村,惠及大京竹的烟叶种植户,真正的促进大京竹的烟叶经济发展。

    大京竹的茶叶、烟叶等经济作物,既然是主要的,就应该给予大力支持,不管是资金上,还是技术上。在发展经济过程中,还是得将生态保护放在第一位。

    第三天

    早晨,伴着耀眼的太阳光,大家起床洗漱。早餐过后,大家带着憧憬,对今天走访工作的期待。在简单的分组之后,大家带着“三下乡”的旗帜出发了。我们这组在胡书记的带领下前往村户进行访问。

    沿途的风景宜人,但行走的山路很是陡峻,有的路段的倾斜度将近60度,这种坡度行走起来十分困难,有向前倾倒的倾向。有的路段甚至不能两人平行行走,只能单人通行,还得左右寻找支撑点来攀扶,以防摔倒。在穿越几块玉米地后,我们来到一户姓陈的村民家中。

    陈师傅的房子依地势而建,为了在屋前有些许的平地,唯有从底下山体立起柱子支撑出一个空心的屋前平地。家中的爷爷相当热情的从房中搬出椅子来给我们坐,还有一位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也十分热情的搬出椅子来给我们坐。我们这组队员在屋前的空地围坐起来与这家的男女主人侃谈起来。

    邓老师和我们一起对陈师傅夫妇提出了几个问题,都得到了他们很合的配合。能得到很好的配合,我想是因为我们是一支有想法,有亲和感的文理学院的“三下乡”服务队,我们有与村民交朋友的情感,我们感情真挚。通过长达一个小时的谈论,我们得到了需要的调研信息。陈师傅一家5口人,一位老人和一对儿女。家庭人数并不是很多,房屋的情况感觉不是很立项。但看房屋的外部情况,是泥砖木质结构,比较破旧。在问及房屋的建立时间时,陈师傅答道,他们家的房子是1992年建的,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当看到这地势建房并不是很方便时,我就问了陈师傅这材料是如何运上山来的。他答道,用马拉,用人背上来的,搬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听到是人背上来的,还有了一个多月,我当时是无法相信的,还重新问了一次,得到的还是一样的答复。我还是难以相信,这个村组建房是多么的不易,良好的交通运输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发展生存条件。

    家中的主要经济收入依靠陈师傅异人打工所得,儿子今年18岁了,初中毕业再没有继续读书,成年了可以打了,过几天便会跟陈师傅一同外出打工,还有一个女儿在外读大学。问及种植物,得知他们会种植丝瓜、白菜、南瓜等蔬菜,同时种土豆、玉米等粮食,也有种植茶叶和烟叶。从中得知到了当地的茶叶收购价格,将茶叶卖到镇上的收购站,今年是5毛钱一斤的收购价。从这个价格看出,种植茶叶并不能给不是专业种植户家庭带来可观的销售收入,虽然收购价会有上下浮动的不确定性,但是个人认为,政府应当对当年的收购价进行严格的把控,制定的最低收购价,一定要符合绝大多数种植户的经济利益。这家也种烟叶,烟叶也需要自己卖到镇上的收购站,种植烟叶会得到一定的烟叶补贴。茶叶和烟叶都需要自己卖到镇上,对于这点,是否可以有收购队进村到户进行收购或者到村部集中收购,通过村里的广播通知大家。作为烟草公司的对口扶贫村,看一下是否可以加大对种植户的烟叶补贴,从选种到收购应有一系列的更优惠、更高效便民的流程,这对烟草公司自身也有利。

    问及对村里有什么建议时,有两个希望被提了出来。一是交通问题。修路、修吊桥。二是用水问题。加快引水到户,让水质有保障。村里的卫生室的大夫水平不高,只能看感冒之类的小病,稍微复杂的病根本看不了,药品也有短缺。这几个问题是民生基础问题,是村子发展必经的历程。

    对陈师傅的房屋粗略的参观了一下,我发现了全自动洗衣机、电饭煲、电视机和饮水机等家电产品,有这些加点,表明村民对高品质生活的追求。

    在与陈师傅的交谈过程中,走来一位老者,步履蹒跚,佝偻着背,皱纹布满他的脸颊。看到老爷爷的到来,我们开心地与他交谈起来。

    爷爷姓郭,与老伴一起生活在村里。爷爷今年有82岁了,听力减退,我们说话他有许多听不清,我们只好不断的加大音量。郭爷爷身体还算硬朗,有时还出去地里劳作。在交谈中,爷爷突然起身,从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来,递给我们男生并解释道:“我穷,条件不好,人老了没事就喜欢抽抽烟,这个烟便宜又不是很好,大家抽,不要介意啊,”同学们都婉拒了爷爷的好意。这是老人口中说出来的话,是质朴,更是好客,并充满了孤独与贫困。不管是否富裕,好客与淳朴任然是山里人从内散发出来的特质。

    老人儿孙满堂,有6个女儿和1个“接崽”,有孙有曾孙,身边只有一个女儿在村里。身边的女儿正在修建新房,在建成之后会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外出打工。儿孙满堂是老人余生最幸福的期想,但是儿女外出,只留老人在家,这不再是幸福,而是对春节的等待,对儿女归家的期盼。

    “接崽”也就是上门女婿,爷爷的儿子21岁时来到这个家,现在有48岁了,一直很孝顺,这让老人很是欣慰。其实,爷爷有一个大儿子,但是在十几年前因车祸去世了,这让一位优秀的乡村医生离开了人世,这也让一个家庭悲痛。在交谈一会儿之后,在爷爷的邀请之下,我们离开陈师傅家前往爷爷家。郭爷爷住在一栋两层楼的砖房,明亮宽敞。奶奶在家门热情地招待我们进屋喝茶。房子已经修了十几年了,在近几年有翻修了一下,都是“接崽”出的钱。“接崽”也能如此地顾及老人,如此孝顺,真是老人的福气。

    爷爷家中有日常需要的家电设备,老人们每天会看看电视消遣。家中最大的消费是电话费,电话那头传来的熟悉的声音,是内心的满足,是精神的慰藉,是对亲情的依恋。

    郭爷爷曾做过一二十年的民兵,对过往的峥嵘岁月念念不忘。奶奶是一位特别慈祥的老人,耄耋老人任青丝依旧。俩老在家相伴,喂有2头猪和几只鸡,都是儿女、孙儿归家的期冀。俩老感情深厚,,相依相守,在闲余之时,还会结伴外出散步,感受那份相濡以沫。

    老夫妻那份爱,让我动容。欢快的交谈让我们彼此有美好的记忆,在合影中将慈祥的笑容装进纪念的相册中。

    在离开老人家后,我们又来到了杨奶奶家。那房子十分破旧,屋顶瓦片稀疏,一看就是经过了岁月的磨砺。在参观了杨奶奶家之后,我有很多感慨,与前一家老夫妻的差距为何这么大?这其中肯定有辛酸的历史。

    在与杨奶奶的交谈中得知,她是一个人在家生活,育有3个女儿,女儿们十分孝顺,时常往家里打钱,过年或是有空时会回家探望,万一生病了,总会有一个女儿回来陪同看病、拿药、照顾,是孝顺的女儿。父母有孝顺的儿女,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与奶奶围坐在一起时,她一直在碎碎念,看来他的神智有一点不清楚,但是她讲出来了许多她的家庭往事。她生育了3个女儿,遭到了丈夫和兄长的责怪和嘲讽,但是在她看来,女儿和儿子一样好,一样孝顺。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当时的中国,特别是在农村尤为严重。

    1981年修建的房子,年久失修,常年来在风雨的吹打之下,已是满目疮痍。奶奶家庭贫困,岁月蹉跎。在国家较好的政策下,感到自信。

    今天走访的三户人家,有好有差,对美好的生活充满无限遐想,与贫困在做极力的挣扎。大家都反映了相同的问题:交通不便。这是发展受阻的主要因素之一,村委干部与烟草公司应该尽早解决。村委干部走访次数与覆盖面不够,有的群众一年到头都没见到过村委干部,这表明村委干部的群众路线还未真正落到实处。不过在这样大面积、大跨度的村组,村委干部也有困难,这就得看村委干部们如何处理好这其中关系了。

    离开第三户人家,我们乘着皮卡前往村部吃中餐。我们几个男生蹲坐在车后箱中,司机在陡坡上倒车,一点一点地接近坡边缘,只差一点就会翻车下山,这让我们内心颤抖,我都做好了跳车的准备。还好师傅的技术好,有惊无险。在没有水泥路的乡村道路上,颠簸前进,路上有碎石,坑坑洼洼,蹲坐在车后箱中,感觉像是在坐过山车,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弹出去,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在行驶的途中,山是伟大的,天气是变化莫测的,上天的任性,让大雨与我们嬉戏。大雨下来,车后箱中的我们,嬉闹起来,马上把车上的油布举了起来,将我们全部遮挡起来。雨水还是抽空隙钻进来随着油布上的泥灰流到我们身上,将身上的白衣染黄。这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感受,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快乐,从未亲身经历过。与山雨共同快乐随行,呼吸山雨过后的清新空气。雨后的大京竹,水雾汽在山头袅绕,云雾在悬崖边升起,这真是云雾触手可及,仿佛穿梭在仙境之中,山在“仙气”中分外妖娆,犹如仙女若隐若现,在与我们分享快乐。

山是有灵性的,大京竹的雨后是你我共同的遐想。

 
 【 回到顶部 】    【 打印此页 】   【 关闭此页 】  
 
Copyright © 2015 CDYE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尚一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柳叶路常德日报社   邮编:415000   邮箱:cdyee@vip.163.com
湘ICP备06006364号   互联网备案单位编号:4307000001000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证号:43120008001   许可证